哲学(Philosophy)





  哲学,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是自然常识、社会常识、思维常识的抽象归纳综合和总结,是世界观和方式论的统一。是社会意识的具体存在和默示形式,是以追求世界的本源、本质、共性或绝对、终极的形而上者为形式,以确立哲学世界观和方式论为内容的社会科学。




  哲学,意思为“爱智慧”,有时也译为“智慧的伴侣”。 一般认为,古希腊思想家毕达哥拉斯最先引入“哲学家”和“哲学”这两个术语。


  从西方学术史来看,哲学衍生出科学。后来,哲学成为与科学并行的学科。 哲学研究广泛而根基的问题,这些问题多与实在、存在、常识、价值、理性、心灵、语言等有关。哲学与其他学科的分歧之处在于其批判的方式、凡是是系统化的方式,而且以理性论证为基本。


  在日常用语中,“哲学”一词可以引申为个人或集体最根基的崇奉、概念和立场。


  1874年,日本发蒙家西周,在《百一新论》中首先用华文“哲学”来翻译 philosophy 一词,1896年前后康有为等将日本的译称介绍到中国,后渐渐通行。在东方,哲学一词凡是用来说明一个人对糊口的某种观点(例如某人的“人生哲学”)和根基原则(例如价值观、思想、行为)。而在学术上的哲学,则是对这些根基原则的理性按照的质疑、反思,并试图对这些根基原则进行理性的重建。





  古希腊时期的自然派哲学家被认为是西方最早的哲学家,不管他们认识以及解释世界的方式是否正确,可是他们的想法之所以有别于迷信的原因在于,这些哲学家是以理性辅佐证据的方式归纳出自然界的现象。苏格拉底、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奠基了哲学的会商规模,他们提出了有关形而上学,常识论与伦理学的问题。某些现代哲学家认为,直到今日的哲学理论依旧只是在为他们三人做注脚而已,换言之即使数千年后,人们依旧在试着回覆他们所提出的问题,这也代表着人们依然为这些问题或是这些问题所延伸的更多问题而感应怀疑。


  “哲”一词在中国发源很早,历史久远。如“孔门十哲”,“古圣先哲”等词,“哲”或“哲人”,专指那些长于思辨,学问精湛者,即西方近世“哲学家”,“思想家”之谓。


  一般认为中国哲学发源东周时期,以孔子的儒家、老子的道家、墨子的墨家及晚期的法家为代表。而实际上在之前的《易经》傍边,已经开始会商哲学问题,形上学的中文名称取自《易经·系辞上传》“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一语。而先秦诸子、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等也都是中国哲学的一部份。


  印度哲学是指发源于印度次大陆的哲学思想,包罗印度教哲学、佛教哲学、耆那教哲学等,这些印度哲学具有一些共同且复杂的发源,都有有关佛法及业的主题,而且都但愿达到个人的解放。这些哲学约在西元前一世纪到西元几世纪的时间成形。


  最早哲学的规模涵盖所有的常识层面。它一直是人类最抽象的常识研究。对哲学一词的介绍最初来自希腊思想家毕达哥拉斯。




  哲学根基问题有两方面的内容:


  第一方面是思维和存在、意识和物质何者为本源的问题。对这一方面的问题历来有两种根柢分歧的回覆,由此在哲学上形成了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两大阵营、两个根基家数、两条对立的路线。凡是认为意识是第一性的,物质是第二性的,即意识先于物质,物质依赖意识而存在,物质是意识的产物的哲学家数属于唯心主义;凡是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即物质先于意识,意识是物质的产物的哲学家数属于唯物主义。除了这两种根柢对立的回覆外,还有一种回覆,认为物质和意识是两个独立的、互不依赖的滥觞根基。持这种概念的哲学门户称为二元论,它是晃悠于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之间的不彻底的哲学,最终往往倒向唯心主义。


  哲学根基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是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问题。对这一方面的问题,绝大大都哲学家,包罗唯物主义哲学家和一些唯心主义哲学家都做了必定的回覆。可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在原则上是分歧的。唯物主义是在承认物质世界及其纪律的客观存在,承认思维是存在于反映的基本上,承认世界是可以认识的;唯心主义则把客观世界看作思维、精神的产物,认为认识世界就是精神的自我认识。也有一些哲学家如D.休谟和I.康德,否认认识世界的可能性,或者否认彻底认识世界的可能性,他们是哲学史上的不成知论者。





  按照以上的第一方面可以将哲学划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个根基家数:


  1.唯物主义:将世界的本源归结为物质,物质由原材料发生,主张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认为意识是物质的产物,具体又分为古代朴素唯物主义、近代形而上学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该门户哲学一直强调感官认知与理性推理及客观证据,由于自然科学成长的局限,该门户在关于世界发源的解释上尚无定论。


  2.唯心主义:把世界的本源归结为精神,主张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物质是意识的产物。唯心主义内容十分之复杂,大体可以分为三类:


  客观唯心主义,其包容了唯心主义的所有共同特点,主要默示在斗劲古老的“具象神”宗教,强调主宰万物的神灵的客观存在。


  主观唯心主义,包容唯心主义的所有共同特点,认为物质的存在是因为人的意识(而非神灵的)存在。更深入地究查,就是将“认知”与“存在”等价起来,主观唯心主义所讲的“存在”是狭隘的“客体”对于“主体”的被认知。


  绝对唯心主义,包容唯心主义的所有共同特点,黑格尔在他的《逻辑学》的末尾对“绝对理念”进行了详尽阐述,但其原文十分之复杂难明,就连哲学家瓦勒斯、罗素也难以作出解释。在究查世界的本源元素时“绝对唯心”陷入了与“客观唯心”一样的概念,但分歧的是绝对唯心对“神灵是实体”进行了否认。亚里士多德的“神”以及伊斯兰苏菲主义均属于该规模。


  按照以上的第二方面可以讲哲学划分为“可知论”和“不成知论”两个根基概念:


  3.可知论:认为世界是可以被认知的,持该概念者多为唯物论者,认为人可以凭借感受器官及其延伸(指科学仪器)完全认知世界,而至今尚未被认知的部门只是因为技术的不发家,人完全认识世界是必然。


  4.不成知论:认为世界是不能被认知的或不能被完全认知,此处的不能完全被认知并非“尚未被认知”,而是指世界的某些部门或某些层面,人类是永远无法知道其秘闻的。持该概念多为唯心主义者,“概念世界”是研究不成知论时不成不提的概念。





  德国唯心主义是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早期在德国成立起来的哲学,康德被认为是德国唯心主义和古典哲学的开创者,他在1781年刊行的作品《纯粹理性批判》试图和谐18世纪两大主要的哲学家数: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经验主义主张常识的获得只能经由过程人们的感受经验,而理性主义则主张常识经由过程独立于经验之外的先验理性获得。


  实用主义发生于19世纪70年月的现代哲学家数,在20世纪的美国成为一种主流思潮。对法令、政治、教育、社会、宗教和艺术的研究发生了很大的影响。实用主义也试图在理性主义及经验主义找出一条中间道路来,是“经验主义思想方式与人类的斗劲具有宗教性需要的适当的和谐者。”


  现象学是由德国哲学家胡塞尔在1900年提出的理论,强调对直接直观和经验感知的区分,认为哲学(或至少是现象学)的主要任务是厘清二者之间的联系关系,而且在直观中获得对本质的认识。


  存在主义是一个哲学的非理性主义思潮,它认为人存在的意义是无法经由理性思考而获得谜底,以强调个人、独立自主和主观经验。尼采和祁克果可被看作其先驱。




  1.拓展心灵


  哲学之所以理当进修,并不在于它能对于所提出的问题,供给任何确定的谜底,而是在于这些问题本身。原因是,这些问题可以扩充人们对于一切可能事物的概念认知,丰硕心灵方面的内在和想象力,而且减低教条式的自信,废除可能禁锢心灵的思考浸染的认识和理解;寻求问题本身,已在成长和进化,追寻和合适自然的法例,实现人的存在价值和各类人的实在外延。此外,尤其在于经由过程哲学冥想中的宇宙之大,心灵会变得伟大起来,因而就能够和那成其为至善的宇宙连系在一起。经由过程对一般纪律的总结,可以使进修者在解决客观问题时有更完善的方式。


  2.摸索崇奉


  哲学也可以说是理性对于崇奉的研究,同时还有理性对人与自然纪律的总结。哲学就是用一个加倍理性的脑子看待世界,措置问题。


  3.理想世界


  哲学是对世界的关于终极意义的解释,它在解释中使人们领会世界,使世界在人们的意识中合理化,从而供给心灵的宽慰。


  哲学的目的不是引导人们走向一种积极的观点,而是在更深和更广的层面认识客体所面临的事物,从而使认知者对自身行为发生更清醒的思考。


  哲学还是人对自我定位的一种工具。


  哲学最终的目的在于“善的智慧”,在追求智慧的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一种明晰固定的方式,重要的是在任何一种方式中都需要存在着一种精神,一种追求智慧的精神,而这也是人类追求常识的根柢精神。所以,在任何学科的规模中,如果只纯挚的研究事物的常识本质而远离了人类的根柢精神,那么这样艰深的常识将与人类本身造成了疏离,如此的物化常识将不具有任何的精神意义……而哲学思考即是把疏离的常识回归于人类本身,从头回归到追求智慧的标的目的。




  古希腊哲学家透干预干与问题来进行哲学实践,他们所提的问题概略可以归类为三类,这三类问题分袂形成了哲学的基本学科:


  1.形而上学


  2.常识论


  3.伦理学


  最初的三类问题分袂是:


  1.有关世界的本质与真理的问题


  2.有关人们如何知道或认识真理的问题


  3.有关生命的意义与道德实践的问题


  必需要注意的是,这三门主要学科并非壁垒分明,事实上在良多方面他们互相笼盖到彼此的规模,一个具有说服力的形而上学主张不成能忽略常识论的理论基本。同样的,常识理论就是在架构主体与形而上学事实之间的关系。而道德的实践往往与道德真理的存在与否和人们怎么去领会它互相关注。哲学的坚苦在于,一个完整的理论凡是必需在形而上学与常识论都有精采的说服力。大都的哲学家不是只有专精一个规模,或是他在形而上学规模的主张很具说服力,常识论上的说服力却不足。只有少数具有热情与天赋的哲学家才能精晓各个规模而且提出一套本身的理论。只有这样的哲学家才能名留青史,他们的理论凡是很是具有说服力而且横扫历史,改变了人类对于世界的观点。






  从西方学术史看,科学是哲学的衍生物。后来,科学独立为与哲学并行的学科。科学与哲学有互动关系。科学发生常识,哲学发生思想。马克思主义认为,哲学也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现代西方哲学中有科学哲学,是专门研究有关科学的理论。这种理论研究了科学的历史,为科学总结了良多理论模子,但这也只是解释了科学,并不是可以指导科学。哲学是人类领会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是使人高尚起来的一门学问。


  科学和哲学,同属于理性之运用,其产物却纷歧样,这是因为运用的方式分歧。科学老是必需把理性运用于具体的经验对象上,以便将日常经验晋升为有广泛效用的常识,这也就是说,科学必需在它的分门别类的科学中针对必然规模的经验规模。如果理性不是把它的目光瞄准经验对象,而是对人性的勾当、或者说对人类文明自身作反思。相对于科学而言,我们可以说,理性在这时候是对科学本身奠立其上的人类糊口基本作反思。




  哲学同艺术、宗教的区别在于精神达到自觉的路子方式分歧。艺术以感性直观的方式观照文明体系之内在的人性质素,宗教则将这种人性的质素表象为一种超验的神性,这些则把文明中的人性质素作为文明的意义基本,将其分析为“纯粹的思”。


  “纯粹的思”是相对于经验中的思而言的。对具体事物的激情和认识勾当,是“在经验中的思”;实际地改变或建造具体事物的实践勾当,若单就其本质的方面而言,其实也就是“在经验中的思”。而哲学的认识则是对经验中的思再作思,即拿思想本身来做一番“思” ,用古希腊哲学家亚历士多德的话说,就是“思想思想”。因为所谓“经验中的思”正是文明勾当中的人的质素,所以,“思想思想”就是对人性质素本身作理性的考查。考查所得,即是“纯粹的思”。哲学是因为“思想思想”,所以确实能赋予精神的自觉以最高的纯粹性。








哲学包含的很深很广,而哲学是对自然的感悟与感应感染独立的看法。如果是人 那么有着这个身体就会有哲学 当然里面也有心灵。


  倾听本身的内心深处,这心灵最想要阐扬出来的是什么。


  好比:如果说成财富与生命的话,不知道 巨匠会选择哪个 ,如果已经迷失 大都邑选择财富吧。然而没有了生命 那么财富的意义又是什么。哲学不是掌握了几多固有的公式与固有的计较 ,也不是 某一种专业中的技术,而是大白人生 大白本身,我思故我在,而这个思 是对于自然纪律变化中的感悟及独立的看法,并不是 看到良多人去买一样工具 本身跟着凑过去。


  人们逐渐被演酿成的习惯是 喜欢换了轻松的,腻烦难熬费心思的,然而 我们究竟了局是人 是有着智慧的 ,怎么可以像无主见的小动物一样被拽来拽去的 随之摆布做不竭扭捏呢。你的心在哪里?莫非,不去思维 我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我又是什么,什么叫做我,莫非只能说 巨匠都那样 我也那样 这个就是我吗。 巨匠这样欢快这样欢愉 我本初不晓得 可是我被巨匠这样后 逐渐的我麻木了我习惯了 我和巨匠一样了吗。


  我为何哀痛 又有仔细的去思维感应感染过吗,我的哀痛会怎么发生 为什么会发生 发生的源头是怎么被这样呈现呢。我为什么会难熬难得 莫非因为巨匠这样会欢快 所以我也是欢快的吗,什么是我,我又是什么呢?


  看清本身,看清楚 人生只有几十年甚至更短,时间实在少的可怜,不要华侈掉。常识 人需要常识 分歧常识的累积以及发现互相的相通之处,因为常识与常识之间看似跨专业 其实最本质基本上都是互相通的,只是需要掌握那些居心被酬报化所要表达的必需形态呈现。










文章来历:http://wiki.mbalib.com/wiki/%E5%93%B2%E5%AD%A6